欢迎访问:五月婷婷开心中文字幕--人人婷婷开心情五月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校姐还是大姐大

校姐还是大姐大

我的第一个女人是张瑞。我们做过之后,彼此熟悉了相互的身体,也水乳交融过。可是毕竟我跟她没有那种长时间形成的感情基础。在炮友的层面上我们如胶似漆,但是却算不上一对恋人。半个多月过去后,我们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点尴尬。她的眼神带着微笑,又带着一丝保留,这让我心里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挣扎。我们总是去快捷酒店干炮,每次都很爽。但是我们的话题不多,我也开始担心她会厌倦。就在这时,另一个女人闯入我的生活。?

  她叫倪惠,在我们学校无人不知。有人称她大姐大,有人不屑地叫她校鸡。不过我可不管这些,我对她也没什么兴趣。倪惠长得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,长得不高,身上挺丰满,特别是屁股和胸。不过她的皮肤不怎么好,一张脸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不过,我听说她跟很多人做过,甚至还在学校里的空教室搞过多P。其实,这种女孩一般都比较早熟,但是在某些方面又特别幼稚。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和她竟狭路相逢。?

  这要说到,有一次我和学校的体育老师发生了争执,互相骂了对方。由于那个老师太过分了,三番两次地侮辱我,我心里呕不下这口气,整整一天都特别不爽。放学后我一时兴起,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报复报复他。傍晚时分,又是周五,学校已经没什么人,特别是老师们都出去吃饭打麻将或者回家了。我来到体育老师的办公室前。这是一座单独的小楼,办公室在二楼,一楼则是储藏体育用品的仓库。由于我经常在学校里闲逛,对这些角角落落十分熟悉,轻身一跃翻过一睹矮墙,从校外的居民楼的墙上顺着爬到了二楼的窗口。我知道这里没有装防盗网,很容易就打开了窗子进到了办公室内。?

  这次先不来太过分的,我想。于是我找到了那个老师的办公桌,翻阅了一下他的备课本和本子。接着我找了一张纸条,模仿着他的笔记写下几行字。虽然模仿的不太像,可是这并不碍事。然后,我来到办公室里另一位女体育老师的桌子边,把这张纸条压在她的玻璃板下。然后,我在女老师的柜子里开始翻,果不出我所料很快就找到了一双运动鞋——体育老师都要穿运动鞋上课的。鞋子传来女性的气息,不过我可没兴趣。话说,鞋里还有一双短丝袜。我把鞋子放到男老师的桌下的位置。?

  我满意地笑了。女老师玻璃板下的字条上写着:“小王,想你很久了。袁”后面还有一行小一点的字“我爱你的美脚”。我小心翼翼地没留下任何痕迹,决定离开。?

  反正无聊,我决定下去一楼看看,顺便看看能不能从里面开门,直接从一楼出去。于是我摸着黑下到了一楼。就在这时,我听见一阵悉悉簌簌的声响。难不成有人?我心里一惊。很快我恢复了镇定,脚步放的很轻,一边四处搜寻。?

  “谁啊”一个女声说道。我没答应,又向前走了几步,站了一会,正准备说什么,倪惠突然走了出来。她的头发随意地披着,手上夹着一个快烧尽的烟头,双眼狠狠盯着我。我有点惊慌地应到:“惠姐!额——你可能不认识我,我...”我还没说完,倪惠把烟头一扔,朝我走过来“别罗嗦了,你来这里干嘛?”我赶紧从兜里掏出烟给她递了一根,说“对不起惠姐,我也不知道你在...”“火呢?”她朝我扔下一句。于是我为她点上烟,不知该说什么。她把我头一拍,抓着我的衣服把我拖过去,让我跟她一排坐下。这仓库里很昏暗,到处是那种体育课用的软垫子、跳马、篮球什么的,我们就坐在一堆软垫子上。我也不管那么多了,点了一支烟,直接把我来这做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倪惠。她听了一笑,道:“你个闷骚的小鸡巴,心还蛮毒呢。”?

  后来,我们随便聊了几句。我以前就听说过,她来自问题家庭,就是父母天天打架醉酒那种。果然,她说她基本上都不回家的,今天实在无聊,又没人陪,就翻进这里抽烟。我提起胆子说道:“这不有我陪你吗?”她对我一坏笑,搂住我的肩膀道:“你家瑞瑞不吃醋?”我没想到她会清楚我和张瑞的事,因为我在学校里一向低调,朋友不多。跟张瑞的关系从来就是出去开房打炮,没想到要在学校里充情侣、扮恩爱。?

  接下来更让我震惊了。?

  “以前张瑞被我搞的不晓得有多爽呢!喂,你说不定还没我行呢,你那个真鸡巴肯定还不如我的假鸡巴!哈哈。”倪惠毫不顾忌地说道。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张瑞竟然还和女人搞过!倪惠又说:“要不要我教教你啊,小鸡巴?看你就是个处男吧!”卧槽,我顿时感到自己虚了。不过,我的鸡巴却不自觉地硬了。倪惠很快发现了我运动裤下鼓起的东西,又是一阵坏笑:“老子额,说你鸡巴你鸡巴就硬了,真鸡巴水!”我在尴尬中有点想逃,但是又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欲望。?

  想上了她,就在我身边的这个女人。屁股大,奶子大,又风骚。背着张瑞这个骚货,搞另一个骚货,而且还是她以前的女炮友,真尼玛爽。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,可是碍于她怎么也算半个大姐大,我怕把她惹毛了我就自身难保了。她穿的衣服并不性感,但是却遮不住她风韵的身体。她的双腿叉开地坐着,低腰裤后面已经露出了臀沟。看着看着我的鸡巴急剧地充血,喉咙开始感到干涩。然后,我就不知从哪来的勇气,说道:“那我还真要向你学习呢!要不你教教我啊。”倪惠听后没说什么,抓起我的手放到她的奶子上,然后轻蔑但又可爱地抬起头,“可以啊,那你先给我服务服务吧,小鸡巴!”

  好了,我知道了校鸡还就是校鸡,只要你脸皮厚,人人都能上。我赶快上前去,双手揉起倪惠的乳房。她靠在一堆垫子上,呻吟了几声后马上张开了双腿,用眼神示意我弄她下面。于是我用左手去摸她的私处。没想到她把我手一打,吼道:“我让你舔我,傻逼!”呵呵,你个烂逼还叫我傻逼。不过我也不在意,便脱下她的内裤,将嘴伸到了她的小穴面前。先是用舌头挑逗了几下她的小豆豆。她没什么反应,看来是个资深黑木耳。于是我直接把整张嘴贴上去,合住她的小逼,用力吮吸着,舌头则直接往里顶,同时四处乱搅。她估计被我突然的攻势搞爽了,两手按住我的头往她的胯下按。我有时候特别享受这种轻微SM,被女人虐待的快感。她使劲地按着我,我则更卖命地动着舌头。她的下体水并不算很多,但是散发出成熟女人的味道。慢慢地勾上她的瘾后,我开始吊她的胃口,轻轻地用舌尖舔她的阴蒂周围,用唇吮吸她的大小阴唇。?

  “恩——恩——操——啊”她的叫声短促有力,她的手扯着我的头发,可手又像使不上力,因为她已经被我舔得不行了。我把手伸到她的后面一把抓住她那淫荡的屁股,使劲地揉搓一阵。接着我抬起头来说道:“想被我操吗?”“想,好想”倪惠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强势的消失了,完全变成一个渴望大鸡巴的骚逼,她抓着我的手脱去她的上衣和乳罩,又一把扯下我的运动裤。我的阳具已经把内裤顶的好高,上面还湿了一大块。?

  我们俩对视了三秒,我明显看到倪惠眼里的一丝悸动。然后我故作深邃地说:“怎么,惠姐?”倪惠伸出手来把我推倒在垫子啊上,生气般地说道:“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,你个小鸡巴!”我笑笑,什么也没说。倪惠隔着内裤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老二,疼得我没叫出来。然后狠狠地扒下我的内裤,把小嘴凑到我的鸡巴面前。她的口活很熟练。先是吐了一点唾液在我鸡巴上,用双手配合着套弄了几下,接着又用舌尖顺着我的会阴一直到睾丸舔上来。我伸出手搭在她的脑袋上,说道:“惠姐,真舒服!”倪惠白了我一眼,动作突然停下来。隔了几秒钟,她突然疯狂地扑到我身上和我接吻。她的舌头猛烈地在我嘴里搅动,一双小手则抚摸着我的鸡巴。我干脆一把把惠姐压在身下,并激烈地回应她的吻。我们亲了两分钟,我发现她下面已经流了好多水,我便又用手指挑拨了一番。“啊啊啊——恩”我发觉倪惠全身都像软了一般。抓住时机,我双手合力抱住她的头,将鸡巴送到她的嘴前。她已经无意逞强,直接张大了嘴。我顺势将鸡巴放入她的嘴中,享受着她紧夹的双唇和胡乱搅动的舌头。女人口技好不好,就看她的牙齿。倪惠不管我的动作多么猛烈,都没让她的牙齿咯到我,而且那双嘴唇一直很紧地合着。这种嘴操起来最爽了。我把她顶到后面的垫子上,用手抱着她的头前后地动,鸡巴一下下往里顶。?

  搞了几分钟,我看倪惠表情已经受不了了,我便抽出鸡巴,把倪惠的头摁到我的胸前。她知趣地舔起我的乳头来,还用牙齿轻轻咬着,一下子激起了我的兽欲。我扛起她的双腿并分开,一手扶着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,腰一挺,直接就插了进去。“恩啊——”倪惠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满足和更深的渴望。她的阴道不怎么紧,但是她很会配合我。我们保持这个姿势操了几分钟。接着,倪惠主动翻过身来把她那丰满的屁股对着我。操,我最喜欢这种姿势了,她跪在垫子上,上身直立稍稍前倾,这样她的屁股翘了起来,两个大奶子则挺在前面,我的双手抓着她的奶子,很好的控制住她的身体,鸡巴便能使得上力,两人的身体以最得力的方式接触着,而且她背对着我看不到我,全身都受到我的控制,我心里十分爽。于是,我逐渐加快频率,“嗯啊!操我,小鸡巴!啊——爽——啊——操!”我揉着她淫荡的奶子,越操越爽。她的小穴开始流更多的水,滴到了垫子上。?

  接着,往后躺下,让倪惠坐到我的身上。她便开始扭起腰来。我趁着这时,轻轻把肚子一挺,鸡巴便插到她的花心了。她的里面很大,比较松,但是非常有弹性,我的龟头一下一下打在她的子宫口又被顶回来。这个姿势没做多久,因为她比较重。于是我让她直直的趴在垫子上屁股对着我。这种姿势鸡巴不容易插进去,但是一旦插进去就很紧,非常紧,而且角度很刺激。另外,这种姿势女的的屁股显得很性感,总之我非常喜欢。我毫不费力地把鸡巴插了进去,从这时开始,倪惠再也把持不住了,开始浪叫起来。那声音非常大,外面恨不得都可以听到。“我操——啊——操啊——用力操啊——咦——诶——嗯啊,啊啊,啊——”我感到鸡巴十分得力,这取决于这个姿势的角度。鸡巴被阴道后壁顶住,会阴部又被屁股顶住。我把双腿尽量张开,这样鸡巴插一次到花心。“额——啊——额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我不行了——来吧——啊——”我浑身下意识一抖,猛烈地发起进攻。我也受不了了,我的精子马上就要喷薄而出了,我们的肉体疯狂地冲撞着。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  “我要射了!我操”我大喊一声。倪惠听到,挣扎着推开我,想让我抽出鸡巴外射。我本想听她的,可是我已经清楚地感到一种强烈刺激带来的喷射感,在这时我的鸡巴可不愿意拔出来,我就要享受那紧窄的后入的刺激,我用力往下一坐,再双手抓出她的手在她背后交叉再死死按住,任她拼命扭头也动弹不得。过了一会,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,爽她受不了,小穴紧紧包裹住我的鸡巴。“额啊额啊啊啊——”伴随着我的嘶吼,一股浓精直达她的花心,充满她的阴道。?

  过了半分钟,我抽出鸡巴,倪惠还软在那不能动。过了一会,她回过头来,皱着眉头勉强笑道:“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我则直接迎上去吻起她来。“哎——啊”她不禁娇喘起来,不得不向我投降。在某一瞬间,我能看到她眼里的温柔,那是她最弱的一面。她果然很敬业,帮我舔起了鸡巴,把上面的精液都吞了下去,还吻遍了我的阴囊。?

  后来我们一起去喝了酒,但是喝的不多,互相说了说家事。不过说到底我们也没什么话题。最关键的却是,她告诉我以前她和张瑞经常在体育仓库里搞。她还说张瑞特别喜欢刺激的野战。她们就曾在公园树林里互相舔过逼。“张瑞这个骚货肯定有暴露欲,够你小子发掘了”倪惠说道。这些还真是我所不知道的。?

  在第二天,我买了一条项链送给倪惠,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,但她笑着收了。没想到她却告诉了我一件真的是我不愿意知道的事。我带着沉重的心情从倪惠那里出来,却碰上一场好戏,调剂了一下我的心情。在操场上,我看见一个女体育老师气冲冲地从办公室出来,那个男老师跟在后面慌慌张张的样子。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宿舍里空前膨胀的欲望 下一篇:当年清纯的我们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